十年栖迟终亦晚

随心,随性,随缘

【宋晓薛】罪(6)

人物归墨香
ooc归我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大厅里已经没了来参加宴会的人,薛洋冲下去就看见他爷爷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了。他小叔正满脸悲伤绝望地跪坐在地上。
薛洋冲过去挤开扶着他爷爷的他爸,扭头冲旁边的人吼:“怎么会这样!药呢!他的药呢!”
“少爷,老太爷的药都用完了。”这时,管家说。“完了?!完了为什么不叫人去医院取!”“本来今天打算叫人去取的,可老太爷说今天家里有宴会,家里人手不够,就没让人去,哪知道……哪知道真就出事了。”管家说。“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送爷爷去医院啊!都傻了啊!开车!叫司机开车!”薛洋眼眶通红,冲身边人咆哮道。说完蹲下身背起他爷爷就朝外跑。
宋岚看着薛洋的身影慢慢跑远,直到消失在转角处,这才收回了视线。“伯父,那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听见宋岚开口,薛父这才看见宋岚和晓星尘还在。“哦,好,那我就不送了,带我向宋老爷子问声好,下次再登门拜访。”
“嗯。”说完,宋岚与晓星尘也走了。
“景文,你看开点。”薛父将还跪着的薛景文拉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说什么。
“大伯,我爸他怎么了,还有爷爷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也按时吃药,怎么这病就突然发作了?”看着宋岚晓星尘走后,薛凝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疑惑,拉住了也打算离开的薛父。
“这……”薛父望了眼薛景文,又望了眼身边的妻子。
“成秀啊,这个等大伯回来再告诉你好吗,我们先去看爷爷。”薛父最后决定有些事还是要瞒着比较好。
“哦,好吧,我也挺担心爷爷的。”薛凝说。“你们去吧,我有事要处理。”薛凝回过身,看着她父亲离开的身影,一瞬间,薛凝觉得父亲好像瘦了。
“去看看你爸吧,你爷爷那边有我们这么多人看着,有什么事我们会通知你的。”薛父说。“好。”

薛洋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身边管家来回地走动着。薛洋听着那脚步声,莫名内心一阵烦躁,被他封在内心深处的那个嗜血暴虐的他好像又要冒出头了。“你最好现在坐下来,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把你从这五楼扔下去。”他的声音还是带着少年的清越但却莫名带着点阴森。
管家看了一眼坐在另一半的薛父薛母,突然觉得自己要是不规规矩矩坐下,他家少爷恐怕还真会不管他这把老骨头,把他从五楼扔下去,说不定还是用踢的。所以很会看脸色的管家,觉得不计较他家少爷不尊老的行为。
没了烦躁源,薛洋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想找个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发泄一下。这时,手术室的灯熄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医生,我爷爷他怎么样?”
“对啊,医生,我爸他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口气。薛洋觉得那一口气好像突然就堵在了他心上。
“你快说啊,我爷爷他到底怎么了?!”
“病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医生看着眼前地家属,公式化的说着。“但是。”
本来心里落了一半的石头又再次提了起来。
“由于病人送来的太晚,大脑供血不足,严重缺氧,所以有一部分功能丧失,可能会导致植物人。”医生说完就走了。
医院的病房里,薛洋坐在床边,看着床上躺着地老人,老人的脸上爬满了皱纹,眼眶深陷,面色苍白。他想起了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是这个男人给了他第一个祝福,他说过会让他安享晚年,他食言了。突然,薛洋想起,最近老爷子都是按时吃药,早上他也是看着他吃完才出门,怎么就突然发病了?薛洋越想越蹊跷。“不行,我得搞清楚才行。”
出了医院,薛洋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回家。看着车窗外的夜色,薛洋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跳的好快,好像马上就要冲破嗓子眼跳出来一样。
薛洋心想:“出事了。”



这段时间,因为一些身心俱疲,也很忙,就很少更文,所以有小可爱问我还更不更,让我很有感触,没想到我这样渣的文笔和故事还有人看,真是一件幸福的事。那些看我文的小可爱放心吧,这篇文我一定会更完的。因为要开学了,我马上就要开始高三生活,所以中途可能会耽搁,但是我保证,该写的我一定不会欠,我会尽量快点更完。所以愿意看下去的小可爱可以继续看看,实在不行就当我们是有过一次擦肩的有缘人。谢谢各位喜欢我的文,看我唠叨,打扰了!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