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栖迟终亦晚

随心,随性,随缘

【宋晓薛】罪(3)

人物归墨香
ooc归我
十八年后。
“啊!!”小巷的寂静被一声惨叫划破。只见一名少年将一个比他强壮不少的大汉反剪着手压在地上,清晰的咔咔声从大汉关节处传出。在他们的四周还有着许多扭打在一起的人。
“哥,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今天是你的成人礼诶,晚了伯伯他们该担心了。”清脆的女声响起。
“行,这里有七个人,我四个你三个,看我们谁先把他们全打趴下。”少年说。
“好。”
少年敏锐地接过一只朝他脸袭来的拳头,身子一转闪过身后的攻击,然后一脚揣在此人膝窝上将他踹地跪倒在地,接着踩在他肩上腰部借力一扭一腿将身后之人踢飞出去。
没过多久四人便被少年修理地差不多了,“那个,阿秀啊,我先闪了啊。”看着少年那边也没什么大问题,少年便没良心地决定先走为妙。朝着小巷的出口狂奔而去。“唉,哥!你个没良心的,你都不帮我!”抬脚将面前最后一个站着的人踹飞,少女追着跑得快要看不见的少年而去。
四周行人越来越多,少年的脚步也渐渐放慢了,周围已经看不见刚刚围堵自己那伙人的踪影,他这才舒了一口气,低头望了两眼自己这一身的伤口和滚满了灰的衣服,顺便抓了把凌乱的头发。
“阿秀,我们换身衣服再回去呗。”没有听到身后的回答,少年这才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两眼,“啧,这小丫头片子,这都能跟丢,怎么这么蠢。啊!!”望了两眼身后,转回头的少年毫无预防的撞上了前面人的后背,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温和的嗓音透着丝丝的清冷,从少年的头顶传来,接着一只手出现在了少年的眼前。“没事,我说大哥,我这好好的站着呢,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你这样有多吓人你知不知道。你……”话还没说完的少年突然睁大了眼睛。
如果说重生后能拥有那样美满的家庭,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的话,那么能够再次遇见晓星尘便是上天跟他开的最大的一个玩笑。没错,少年便是重生归来,又幸福美满的过了十八年的薛洋。
“实在抱歉,我没看见你在我身后,没摔着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晓星尘说。
“不,不用,我没事。”薛洋说完便转身跑走,他现在可是一点都不像看见晓星尘啊,虽然他肯定已经不记得薛洋了,但看着那张脸他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
晓星尘看着已经跑远的身影,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怎么了?”一道声音从晓星尘身后传来,如果薛洋还在的话,他 一定会很无语,这都死过一次了,这两人咋还没分开啊!
“没事,就是遇见了一个感觉很熟悉的人。对了,子琛,你去哪儿了?”晓星尘说。
“去买了两瓶水。”宋岚说,“快走吧,今天是薛家大少爷成人礼,父亲让我们早点到场。”
“嗯。”
本来打算去找自家笨蛋妹妹的薛洋,在见过晓星尘后,什么心情都没了,在路边拦了辆车回了家。顶着一头鸡窝,穿着走两步就掉点灰的衣服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家里的佣人习以为常了看了两眼就各做各的去了,反正他们这大少爷啊,三天两头地这样回来一次,习惯了。
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半个多小时,直到皮肤都泡皱了才平复下自己那可乱跳的心,这才冲洗干净走了出来。他想,也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这样有前世的记忆,晓星尘肯定不记得他是谁了。一切早就过去了,大家都有了新的人生,更何况他的重生本就是为了来“赎罪”,至于怎么个赎法,那个往生也没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咚咚咚。”刚扣上衬衫最后一刻扣子是,房门被敲响了。“哥啊,你穿衣服没,我进来咯。”薛凝本来想直接推门进去的,但想了想,她哥今天就成年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了,所以她便人生第一次敲响了她哥的房门。
“嗯,进来。”
“哥,家里来了好多人,都在宴会厅呢,爷爷说让你快下去。”薛凝说。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诶,哥,怎么能无情,刚刚要不是我,那群人你一个人对付得了吗?你还丢下我先跑路了,现在你这是过河拆桥!”
“好了好了,你想要什么直说,我还不知道你。”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在跟你说。”
“好,随你。走了,下去见爷爷了。”
“来了。”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