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栖迟终亦晚

随心,随性,随缘

【宋晓薛】罪(2)

薛洋睁开眼的第一反应就是,他这辈子终于能试试拿钱砸人的感觉了!
眼前的婴儿房里满是各式各样的玩具,一排衣柜里挂满了小衣服,天花板上挂着泛着柔和灯光的水晶灯,巨大的落地窗外是看不见尽头的花园。
薛洋初步判定,这身体的爸妈很有钱。
这时,房门被打开,走进来几个人,穿着统一的服饰,看起了很年轻的样子,薛洋觉得应该是这个家里的佣人。
“快去告诉少爷少夫人,说小少爷醒了。”领头的女佣说。女佣将薛洋抱了起来,换了一身衣服后抱出了门。
如果说刚刚薛洋觉得这爸妈很有钱的话,那现在认知被刷新的他觉得,这家人非常有钱。因为薛洋一路上看见光在墙上的那一连串的画和这一路上的花瓶,以薛洋前世在金家住了那么久当了那么久客卿,耳濡目染了那么久的眼光,这些绝对是正品,还是价值不菲的真品。
薛洋被抱下楼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那对便宜爸妈,不用问他为什么,因为他那便宜爸妈又在撒狗粮了。真的一刻都不得消停。大厅里坐了五个人,薛洋只认识他爸妈两人。
“来,快抱过来,让我看看我的宝贝孙子。”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没过多久,薛洋便看见了一张略显苍老的脸,正慈祥的望着他。“小家伙,我是你爷爷,来,笑一个给爷爷看看啊,哈哈哈。”
薛洋觉得这个人是在侮辱他,想他薛洋前世杀人无数,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呢!可是薛洋不想笑,我们的洋宝宝却很给面子地笑了出来。
“哈哈,真乖,对了,这孩子还没取名吧?”老爷子对着他爸妈问道。“还没。”
“那我来给你取个名字吧,嗯……就叫薛洋吧,希望你能像海洋一样有着宽广的胸怀,豁达的心性。也能够被人温柔以待。”男人的声音带着年轻人没有的沧桑磁性,让薛洋听得微微一愣。
这是他前世今生第一次收到这么厚重温暖的祝福。薛洋想,如果这个人能活到他能够承担一切,他发誓,他一定要让这个自称他爷爷的人享尽天伦之乐。
“阿洋,看这里,我是你奶奶啊。”薛洋寻着声音望去,那个自称他奶奶的看着和他爷爷差不多,薛洋觉得,这应该也是个慈祥的人吧。
“哈哈,小阿洋,我是你叔叔,你要快快长大哦”一张看起来和他便宜老爸差不多年纪的脸突然出现在薛洋的眼前,差点没把刚重生就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的薛洋给吓死。薛洋心想,你等着,等我长大了,一定打死你才能安抚我今天差点被吓掉的心肝啊!
看着洋宝宝那立刻就收敛起来笑脸,马上就要哭给你看的小表情,人生第一次当叔叔的薛景文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手足无措是什么滋味。
“爸,还是我来抱吧。”眼看宝贝儿子就要哭出来了,作为母亲的傅清云把孩子接了过来。乖啊,宝宝不哭啊,不哭。”看见眼前漂亮的妈妈,我们看脸的洋宝宝又恢复的可爱的笑脸,咯咯地笑出了声。
看着这般区别对待的洋宝宝,在座的几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并表示了对薛景文的同情。
看着周围开心的笑脸和温柔的眼神,薛洋觉得胸腔里好像有一团火烧着,心里暖暖的涨涨的。前世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家得温暖,感觉……还不错,或许该谢谢那个叫往生的忘川之主。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