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栖迟终亦晚

随心,随性,随缘

【宋晓薛】罪(1)

楔子
好痛!好冷!刻骨铭心的痛!锥心刺骨的冷!
这是从他有意识开始脑海里浮现次数最多的一句话,薛洋这辈子都没这么痛苦过。这忘川河水还真是厉害,他都快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了,可是还是感觉的到一阵阵的痛感寒意朝他涌来。
“一千年到了,做出选择了吗。”冰冷的声音分不出男女,毫无波澜地自远方传来。“呵……选择……什么选择……?”仿佛是被金石磨过的嗓音断断续续的从薛洋的口中传出。
“还记得我当初的话吗。”平静的声音自忘川深处传来。薛洋艰难的睁开眼,神色茫然地望着那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黑影,此人裹着一身黑袍,周身黑雾缭绕看不清脸和身形。“你忘了,那我就最后告诉你一次。”如忘川之水一般充满寒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吾名往生,是这忘川之主,管辖那些穷凶极恶被罚至此处受刑的恶灵,以及不愿喝下孟婆汤想要保住前世记忆,选择跳入忘川洗涤罪孽之灵。”往生用仿佛是在审判一只蝼蚁一样平静的语气说着。“薛洋,汝即是穷凶极恶之徒又不肯喝孟婆汤,这忘川水千年研磨灵魂之刑你已经受了,可汝之罪恶却无法还清,还需汝回到尘世亲自去偿还。你是回到你死之前的那个世间赎罪,还是进入轮回,用一崭新的身份开始。”往生死气沉沉的声音和残酷的言语让薛洋精神一震。他好像看见了久远的可怜的儿时和那坏事做尽的日子。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让我去赎罪吗?!我没错!!我的所作所为我从不后悔!”薛洋就像听见了什么笑话似的讥讽着。
“汝时间不多,请尽快做出答复。”平静的嗓音再次响起。
“好,既是去赎罪,我为何要用以前那副躯壳?就用一个新的身份吧,来来去去也不会有人记得。”仿佛刚刚那咆哮耗尽了薛洋的所以力气一般,薛洋说道。
薛洋话音刚落,他周身的忘川便朝他涌来,拖着他向忘川深处而去。
正文
薛洋睁开眼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劳什子忘川之主果然不靠谱!为什么他是个婴儿!他就不能给他个高大健壮充满男人味的身体吗?!小婴儿是个什么鬼!啊,好气,好想打人!
然而我们的婴儿洋现在正被护士姐姐抱在怀里呢,小胳膊小腿的他现在谁也打不过。认清现实的他发出了重获新生后的第一声,声音洪亮,差点震的毫无防备的护士姐姐手滑摔了他。我们的洋宝宝表示不是他想哭,是这身体不受控制啊!
“啊,宝宝不哭,妈妈在这儿呢。”一个温柔的女声自头顶传来,洋宝宝抬头看去,一位面容秀美的妇人正温柔的逗着她,眼里的温情就快要溢出来了似的。不知怎的,洋宝宝就不哭了,他傻傻的看着妇人,开心的笑了。
“宝宝醒了吗?”温润的男声从妇人的身后响起。接着一名长相英挺的男人出现在洋宝宝的视线里。
“嗯,都怪我,没带过孩子,宝宝发烧了都没发现,还好宝宝没事,这要是出事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妇人语带自责地道。
“宝宝这不是好好的吗,没事的,以后注意一点就好了。我们该回家了。”男人温柔的揉了揉妇人的头,温和的道。
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口狗粮的薛洋心想,你儿子应该已经没了,不然我也来不了啊。
婴儿的身体就是不争气,这是薛洋在妇人怀里睡着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评论(4)

热度(66)